<kbd id="p0zn1peg"></kbd><address id="p0zn1peg"><style id="p0zn1peg"></style></address><button id="p0zn1peg"></button>

              <kbd id="smogs4ff"></kbd><address id="smogs4ff"><style id="smogs4ff"></style></address><button id="smogs4ff"></button>

                      <kbd id="082q9c5b"></kbd><address id="082q9c5b"><style id="082q9c5b"></style></address><button id="082q9c5b"></button>

                              <kbd id="y39aqjmt"></kbd><address id="y39aqjmt"><style id="y39aqjmt"></style></address><button id="y39aqjmt"></button>

                                      <kbd id="dy585t8z"></kbd><address id="dy585t8z"><style id="dy585t8z"></style></address><button id="dy585t8z"></button>

                                              <kbd id="luvebilu"></kbd><address id="luvebilu"><style id="luvebilu"></style></address><button id="luvebilu"></button>

                                                      <kbd id="jbcd0zpd"></kbd><address id="jbcd0zpd"><style id="jbcd0zpd"></style></address><button id="jbcd0zpd"></button>

                                                          當前位置:首頁  啓真新論

                                                          嶄新科普:從理解科學走向參與科學

                                                          發佈時間:2019-05-15來源:科技日報作者:郭喨0

                                                          科技是國家強盛之基,創新是民族進步之魂 。科技創新是當下我國參與國際競爭的必然選擇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科技創新、科學普及是實現創新發展的兩翼 ,要把科學普及放在與科技創新同等重要的位置 。要想實現高水平的科技創新 ,就必然要求高質量的科學普及與之相適應——重大創新呼喚嶄新科普 。

                                                          歷史上 ,科普即科學普及先後出現了公衆接受科學”“公衆理解科學公衆參與科學三種形態。

                                                          最初,是單向傳播科學——公衆接受科學 。這一階段 ,公衆是單純的科學傳播受衆,只需知其然而無需知其所以然 。對於缺乏基本文化知識的羣體而言 ,單向科普必要、有效且有益 。上世紀中葉 ,我國大規模防治血吸蟲病等抗擊流行病的科普就採取了這種策略並取得了很大成就 ;在今天 ,緊急公共衛生事件等非常狀態下  ,這種單向的宣講依然是必要的 ,可以讓公衆迅速獲取有針對性的科學知識。但是這種忽視了受衆主體性的單向傳遞經常低效且令人反感,飽受詬病 ,因此並不適於常規科普 。

                                                          其後 ,是科學涉入社會——公衆理解科學。系統化的公衆理解科學運動起源於上世紀八十年代 。在後學院的真科學環境中 ,英國科學家發現他們正在面臨政治和公衆支持減少的尷尬局面,科學資助體系的決定權旁落、遭遇公衆反對科學,科學家似乎變成了令人討厭的小丑 。科學家假定公衆對於特定科學研究的冷漠或者特定項目的反對是基於無知的理由 ,於是策略性地提出讓公衆理解科學的口號,期望藉此提高公衆的科學素養以促進國家繁榮、提高公共決策和私人決策的質量、豐富個人生活。這就是著名的博德默報告(Bodmer Report)。儘管具有積極意義,它的不足也同樣明顯:主流的公衆理解科學模型假定了公衆與科學之間的陌生與疏離,也暗示了公衆的無知與誤解。科學之水需要通過傳媒、學校教育、博物館等各種渠道流向公衆之瓶。就其本質而言,公衆理解科學是科學共同體在遭遇共同體外部壓力時的一種修辭術。在公衆理解科學的多數階段,公衆難以真正地理解科學,而只能遠遠地看、靜靜地聽,高高地舉手 。

                                                          終於 ,在當代,隨着科學自身發展的需要與科學組織形態的變化 ,公衆第一次得以具有直接介入科學的可能——公衆參與科學,科學擁抱公衆。當代的科技創新中,由於公衆的廣泛介入,科技創新與科學普及在許多方面形成了無縫對接的連續統:公衆既是科學知識的受衆和傳播者(在自媒體時代 ,這一特徵尤爲明顯) ,也是科技創新的參與者(例如雙創,許多普通人的創造潛力被激發出來) ,當然,還是科學成果的受益人和分享者。

                                                          我們所倡正是這樣一種嶄新科普”——公衆參與科學 ,科學家理解公衆。在當代,科學研究的環境發生了深刻變化:內在層面  ,是科學認知規範的變遷;外在層面 ,是科學社會規範的變革。在當代,科學顯然已經失去了其超然的地位,儘管還有着某些權威 ,卻經常陷入某種程度的合法性危機,不再是一個不容置疑的巨人,需要向公衆證明自己是有價值的。第二代科普——公衆理解科學運動的侷限在於 ,公衆理解科學把科學與公衆的關係侷限在傳播學領域,這恰恰掩蓋了二者互動的政治本性。即使僅僅爲了更好地達成公衆理解科學的目標  ,也需要以公衆參與科學爲其必要前提。只有在公衆參與科學的背景下,公衆理解科學本身才是可理解的。

                                                          我們進行的小範圍訪談和大規模調研都指向了相同的結果:公衆應當參與,而不僅僅是理解科學;同時,科學家也需要理解公衆 ,理解公衆的價值旨趣、情感訴求與生活方式 。一個令人震驚的真相是 ,科學家羣體對普通公衆的理解並不比普通公衆對科學的理解好到哪裏 ,甚至更差。調研顯示,公衆經常承認自己對科學理解不夠(因而需要更多的瞭解和參與),但訪談表明 ,很少有科學家承認自己對公衆的理解不夠”——他們實質地將公衆這一終極資助人給忽略了,科學家羣體甚至都未曾意識到他們負有理解公衆的某種義務。不能不說這是一種知識的傲慢,在我們看來,這是不合適的。因此 ,新科普不僅要讓公衆參與科學 ,同樣也要求科學家理解公衆。

                                                          當代人類生活科學化、科學生活化的潮流不可逆轉 ,因此 ,加強科普兩極之間的相互理解必要而有益生活科學化的一個重要體現在於,在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 ,科技含量越來越高了——爲了滿足基本生活的需求 ,也需要增加對科學的理解 。此外 ,新科普還應當成爲知識民主的重要部分。知識民主具有三個典型特徵:多元主體參與、理性協商和知識的平等共享 。新科普時代高素質的公衆 ,對我國科技創新戰略的實施具有非凡的意義 。

                                                          公衆參與科學將成爲新科普時代最爲核心的特徵。在三個意義上,公衆將參與科學:首先 ,公衆不再僅僅作爲科研探索的無私出資人 ,而將有權利有序介入科學的重要議題中去 。比如,對是否需要建立超級電子對撞機CEPC)等事關天量經費的科學議題 ,公衆將不再是沉默的納稅人,會擁有適當的發言權。其次,公衆將有更多、更便捷和更有效的渠道 ,如廣泛的科研衆包、適當的與研究者對話機制等 ,直接參與到當代的科學研究、技術應用和推廣傳播中去,成爲科學創新不容忽視的一極  。最後 ,基礎的接受科學、普遍地理解科學加上廣泛地參與科學 ,將營造出有助於普遍尊重科學、崇尚創造的社會和文化土壤。

                                                          只有在尊重科學、崇尚創造的厚土上 ,板凳甘坐十年冷的長期投入纔可能出現,重大突破性的科技創新纔可能發生。因此,從公衆理解科學走向公衆參與科學意義重大、勢在必行 ,全新科普正在召喚 。

                                                          (作者:郭喨,浙江大學科技與法律研究中心博士後 。原載於《科技日報2019513日頭版。)